首页 > 古代 > 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 > 

为什么要跑?

第4章 为什么要跑?

“拼一拼?”小竹的双眸里带着迷茫,轻声呢喃。她这一生从来只知道遵从自家主子的命令行事,从来不懂何谓拼上一拼。

而此刻门外一个丫鬟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溜出了木嫣蝶的院子,向着柳烟的院子而去……

夜深人静,黑暗里孕育着数之不尽的阴谋……

次日,柳烟跑去元纵的院子:“王爷,王妃她最近越来越过分了,私自无故惩罚丫鬟,这实在是……”

她柔弱地靠在元纵身上:“王爷一定要给大家一个交代啊。”

董雪在一旁附和:“是啊,王爷。王妃现在谁都敢打,这分明是不把王爷放在这眼里啊。”

元纵没有说话,这个女人,从上次醒来开始就变了。不知从哪儿学来的一身怪功夫,脾气也大了不少。

他沉思半晌,起身出了门去。

“王妃,王爷来了。”小竹慌忙通知木嫣蝶。

木嫣蝶微微蹙眉,这便宜王爷怕是来问罪的吧。

“本王听说你昨日无故殴打下人,你最好给本王一个解释。”元纵一上来就是质问。

“无故?这些丫鬟不知尊卑,出言冒犯我,我难道还不能治他们的罪?”木嫣蝶依旧悠闲地喝着茶,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元纵沉默半晌,的确,因为他不喜这个女人,再加上她以前性格怯懦,王府的下人都不把她当王妃对待。

“还是注意点分寸,这里是王府,不是你瞎胡闹的地方。杀鸡儆猴即可。”元纵收起几分冷意,话里有话。

“杀鸡儆猴?这不太公平吧?这整个王府的人都对我不敬,哪部分是鸡,哪部分是猴?”木嫣蝶冷笑,并不打算见好就收,她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些人的。

元纵不想和这女人耍嘴皮子,如今她这性子倒是有趣极了,倒也是有意思,他私心里居然并不反感木嫣蝶的行为。

突然想到马上就是十五了,按规矩此夜必须由王妃侍寝。元纵眉头轻蹙。

“十五那晚是你侍寝,做好准备。别再耍什么幺蛾子。”甩了甩袖中,他转身离开。

侍寝?木嫣蝶看了看小竹,小竹点了点头。

想到这里,她浑身一颤,和那个便宜王爷做那件事?

不行,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凭这几天的生活,她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下去不会有什么好日子,反正他也不在乎这个王妃,还不如趁此机会离开这里。

逃!

不能再多待了,今天晚上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小竹看着自家王妃的表情,觉得有些渗得慌,看样子,王妃又有什么主意了。

“小竹,收拾一下行李,带些银子和衣物,我带你离开这里,我们去过好日子去。”忽略了小竹的惊讶,木嫣蝶自顾自地去开始整理行里。

深夜,王府的巡逻队刚刚从木嫣蝶的院门前过去,她背着包裹,悄悄地绕向西门。她提前做了功课,西门在是一片竹林,方便逃跑。

小竹跟在她后边,心惊胆战,只能默默祈祷可以成功,这要是被王爷发现,他们可就完蛋了。

“哎呀!”

惊叫响起,木嫣蝶回头看,小竹摔了一跤,已经有人听到声响往这边走来。

看到旁边有灌木草丛,木嫣蝶赶紧拉着她躲到后边。

“什么人?”侍卫举着灯火看了看,并没有人。他挠了挠头,转身离开。

主仆两人躲在后边不敢出声,等到完全没有声音,她缓缓起身探头,确定人走了,才示意小竹跟上来。

她的住处离西门不远,凭着现世的功夫,小心翼翼避开了来回巡逻的府兵,总算是来到了西门。

“小姐,我们怎么出去?”小竹看着紧闭的门,有些困惑。

“翻墙。”木嫣蝶率先蹲下,示意小竹踩着她的肩膀出去。

小竹不敢,唯唯诺诺地说什么不能以下犯上,是对王妃的不尊重。

“我们之间没有尊卑,耽误越久越危险,快点。”扶着墙缓慢地站起,小竹抓着墙头坐了上去。

木嫣蝶让她先翻了上去,随后把包裹扔了过去。

“小竹,离墙远一点。”得到小竹的回答,她磨了磨手掌。

“什么人!”

就在木嫣蝶准备翻过去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阵大喝。长枪抵着她的脊背:“来人,给我押到柴房!”

木嫣蝶紧紧的拧着眉头,没有想到最后一刻竟然还被抓了回来!

“什么?”元纵听侍卫说王妃要从西门逃走,心中怒火烧起。这个女人,越来越胆大了,王府的墙都敢翻。

他来到柴房,看着那个坐在地上的女人,衣服被树枝挂扯烂了,脸上也狼狈不堪。。

“为什么要跑?”他忍着脾气,他承认他并不重视这个王妃,但她就不能安安分分地待在那里?

“我不要侍寝。你府里那么多女人,别来找我。”木嫣蝶戒备地盯着他,眼神中写满对这件事的抗拒。

“很好。”元纵咬牙切齿,他的王妃,因为不想侍寝而翻墙逃跑,这俨然触及了他的底线。

原本木嫣蝶怎样的举动元纵都觉得可以忍受,甚至是越发的有兴趣,可是若是为了不给他侍寝便逃跑……

这也未免太伤了他的自尊心!

狠狠地关上房门,某人平日里冷漠的脸上隐隐带着怒意,三两步来到木嫣蝶身边伸手便扯烂她的衣服。

本就有破洞的衣服经不起这样折腾,这一下,女人顿时春光大露。

木嫣蝶伸手捂住胸口,一个巴掌甩向元纵:“你无耻!”

将她一把推到在地,元纵欺身而上:“无耻?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不再和这女人废话,他一把扯下女人的衣裙,直接粗暴地将她……了!

事后,他没做任何停留,系好衣带就离开了。只留木嫣蝶浑身冰凉地躺在地上,眼神空洞,似个破碎的娃娃。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