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那年盛夏那时你 > 

她竟然生过孩子!

第6章 她竟然生过孩子!

安初夏浑身一颤,下意识扯头发遮住自己的脸,惊慌失措的爬起来,逃之夭夭……

厉北川从会所出来,冷着脸飙车回家,此刻心情极度不佳。

刚踏进家门,一副娇躯便贴了过来,白薇薇拥着他的腰,微抬着头轻唤:“北川,你回来啦!”

厉北川打量了她一眼,一声不吭推开她,径直朝沙发走去。

白薇薇看着他的背影,不甘心的跺了跺脚,她今晚穿了件裸色的低胸睡衣,为的就是等他回来。

她不死心的贴上去,勾住他的脖颈,吐气如兰说:“北川,我们再生一个好不好?”

其实她心里是很不甘的。

自从结婚后厉北川就把她放在别墅,基本很少来。

而那个野种厉司楠是个体弱多病的,她以为是厉北川不喜欢,所以一直想跟他再生一个健康的,真正属于彼此的孩子。

厉北川微低着头,女人娇艳的唇近在咫尺,傲人的身材一览无遗,他并未推开她。

白薇薇会心一笑,主动送上红唇,吻住男人的薄唇。

他闭上眼,手搭在她的腰上,脑海中却浮现另外一张惊慌失措的脸!

“嘭……”

下一秒,白薇薇猛然被推开,尚来不及反应,厉北川已站起身朝外走去。

……

路上,厉北川打了个电话,得到了一个地址。

半小时后,银色的布加迪划破夜空,停在一片荒凉破旧的建筑前,墙上大大的拆字映入眼帘。

他浓眉微蹙,朝这栋危楼走去。

而此刻的安初夏呆坐在房间里,脑海中不停浮现厉北川的脸,心头万分复杂。

她终于再次见到了他,但一切已经物是人非,而她也变得鬼不像鬼,人不像人。

从她出狱后,得知病重的母亲已经死了,而愤怒不明真相的父亲将她拒之门外。

无奈,她只能住在贫民窟,靠着几份工作养活自己。

砰砰砰!

剧烈的敲门声把安初夏吓了一跳,她跑过去抵着门,没有开。

贫民窟经常有不怀好意的男人骚扰她,她只能苦苦撑着,直到他们离去。

但今天,来人显然不打算放过她。

对方敲了几下门后,突然失去动静。

下一秒,一股大力撞击在她身上,安初夏狼狈的摔倒在地。

她疼痛又愤怒的望过去,只见高大的身影站在光阴里,是厉北川!

看到那张熟悉的脸时,恐惧弥漫上她的双眼。

“安初夏,你很怕我?”

厉北川大跨步走过去,一把捏住女人的下巴,双眸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冷声道:“我说过,这辈子都不想看到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

女人泪珠盈满双瞳,她吃痛的皱眉,摇头无助说道:“我没有……”

遇到他,完全是巧合。

“没有?”厉北川冷笑一声,欺身而上,将女人压在身下,言语中带着恼怒:“没有你去会所跳舞,故意摔倒?不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吗?”

“自甘堕落,水性杨花!既然那么喜欢男人,我就成全你!”

此刻厉北川脑海浮现出女人躺在其他男人怀中的模样,心头怒火熊熊燃烧。

他掐住她的下巴,狠狠吻住她的唇,修长的手指撕扯着她的衣服。

安初夏又惊又慌,他的话刺痛着她的心,他的行为更是让她害怕不已。

她奋力推搡着厉北川,挣扎着叫喊:“不!不要!”

厉北川恼怒她的挣扎,抓住她的双手举过头顶,手肆无忌惮的钻进她的衣摆。

“不要北川,求你……”安初夏沙哑着求饶,眼前的厉北川比五年前还要让她害怕。

厉北川撕扯着她的衣服,当手指碰到一处疤痕时,他蓦地顿住。

他松开女人,低头看向她小腹下的一道伤疤——

这是生孕过的痕迹?

她竟然生过孩子!

倏然,厉北川愤怒无比,他怒视着她,而安初夏则狼狈的躺在地上,丑陋的蜈蚣疤爬在她脸上。

她的助听器掉落在地,而她的手指赫然断了几根。

刹那厉北川无比震惊……

她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