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那年盛夏那时你 > 

入狱

第3章 入狱

从踏进监狱那天起,安初夏明白了什么叫做地狱。

哐当一声巨响,安初夏浑身一抖,无助又惊慌的看着朝她围拢而来的人。

卫生间里——

安初夏倒在地上,如被丢弃的破布,衣服变成了布条,露出的肌肤遍体鳞伤。

刺鼻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让她闻之欲呕。

一只脚踩在她手上,缓慢而用力的磨蹭着,女人尖利的嗓音讥笑道:“我最讨厌人家长得比我好看,尤其是你这双手,白白净净的,太碍我的眼了!”

尖锐的刺痛从指尖传来,安初夏撕心裂肺的叫喊着,原本修长洁白的手指,如今已变得残缺而血肉模糊。

“啊……”她痛苦的呻吟,却扯到脸上的伤口,凄厉的叫声让人听了都心惊肉跳,个别人转过头去,不忍再看。

但,她自己却听不到!

入狱的那一天,她便被无休止的折磨。

短短几个月,脸被毁容,手指被断,连耳膜都被穿破,受尽痛苦折磨。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厉北川!

他恨她!

“北川,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安初夏痛苦的咽呜,滚烫的泪水划过伤口,痛得连心都在抽痛。

腥甜的血液涌上心口,剧烈的呕吐感让她挣扎着趴在那里,不停的干呕着。

女人厌恶的皱着眉头,踹了她一脚怒道:“滚远点,别弄脏老娘的鞋!”

安初夏置若罔闻,她只觉强烈的恶心感袭来,饥饿的肚子根本没东西可以吐,她甚至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呕……”干呕声和难闻的气味让人退避三舍,纷纷厌恶的远离她,仿佛那是病毒一般。

其中一个有经验的犯人,皱眉看她吐得死去活来的,在女人耳边猜测道:“大姐,她会不会是怀孕了?”

她们的话安初夏并没有听到,吐到天昏地暗后,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当监狱的人打电话给厉北川时,白薇薇恰好在他办公室里。

来电显示的号码让她心头一跳,她鬼祟的看了一眼会议室的方向,厉北川还在开会。

她偷偷接通了电话。

听到安初夏怀孕的消息后,她眉头一挑,笑得阴狠:“很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挂断电话后,白薇薇微眯着双眼,得意的笑了起来。

“安初夏,要怪就怪你爱上了厉北川!你就安心的待在监狱里,看着我和他过得有多幸福吧!”

……

安初夏醒来时,已身处在病房,消毒水的味道难受刺鼻。

她艰难的趴在病床边,张嘴根本吐不出东西,小护士见状忙过去扶起她,轻拍着她的背,略带同情道:“以后要注意身子,你怀孕了。”

安初夏听不见她的声音,一脸迷茫的看着她,直到小护士做出怀孕的动作,她恍然睁大眼睛,低头看着自己的腹部。

她怀孕了?

这是,她跟厉北川的孩子!

令人惊讶又欣喜的念头闪过,她迫不及待想告诉厉北川,她怀孕了。

这是他们的孩子。

只要孩子出生,就能证明那晚跟她在一起的人,是厉北川。

他是否就会看在孩子的面上,原谅她?

怀抱着这个想法,安初夏提出申请,想见厉北川。

但每一次的回复都让她失落万分,他一点都不想见到她!

这日监狱组织犯人看电视,了解时事。

安初夏步履阑珊,弯着腰缓缓坐下,长期被折磨的痛楚让她看来就像个迟暮的老妇。

她强忍着疼痛抬头望去,期盼着或许能看到厉北川一眼,然而屏幕上斗大的字体,却让她呲牙裂目,发出一声震惊的叫声——

【厉氏集团继承人厉北川,于本月与大丰集团千金白薇薇订婚,疑为奉子成婚!】

画面上,美艳动人的白薇薇笑容甜美,依偎在厉北川身旁,而他俊逸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笑意。

这画面刺痛了安初夏,她啊啊啊的尖叫着,抓起椅子朝电视扔去。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

安初夏在尖叫中被关进禁闭室,幽暗狭小的空间里,她紧紧抱着双膝痛哭不已。

她心爱的男人,就要跟自己的好友结婚了,她的天也塌了。

那一夜,痛苦的哭声从未停止。

待到安初夏被放出来,整个人已失去了灵魂一般,她的心已经死了。

备受折磨的日子并未结束,而她在万般虐待下,孩子早产了!

月凉如水,怀孕七月的安初夏痛苦难当的爬起来,瘦弱的身躯摇摇晃晃走到门前,痛呼着:“来人……快来人!”

狱警闻讯而来,安初夏虚弱的瘫软在地,祈求般的看着她,道:“警官,我要生了……”

她的双腿间已被鲜血浸透,脸色惨白如雪,阵阵强烈的阵痛,几乎要把她给撕碎!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