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那年盛夏那时你 > 

一场交易

第1章 一场交易

一张支票飘落在安初夏面前,上面的金额吓了她一跳。

她一脸震惊,抬眸不解看着厉北川,“这是什么意思?”

厉北川靠坐在沙发上,灯光照在他硬挺的侧脸,勾勒出几分凉薄。

他狭长的眸透着几分无情和冷意,冷清的嗓音从他的薄唇逸出,让人莫名心寒——

“好好照顾南辰,钱就是你的。”

“不,我不可以……”

话音刚落,她下巴猛然一疼,高大的身影笼罩住她。

安初夏吃痛的皱眉,湿漉漉的眸看着厉北川,这张脸她痴痴迷恋了很多年,到如今依旧深爱着他。

“怎么,嫌钱少?”男人略带讥讽的勾了勾唇角。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安初夏急忙摇头,她在乎的根本不是钱。

话未说完,已被厉北川冷酷打断。

他微眯着眸,看着眼前这张漂亮的脸,冷声道:“不是爱他吗,现在又不想去照顾他,安初夏,你想跟我耍花样?”

安初夏闻言,心里一慌,摇头否认:“不,我不……”

她爱的人根本不是厉南辰,而是他厉北川!

可是,她说不出口。

下巴再次被男人狠狠捏紧,厉北川冷冽的眼神闪烁着怒气,“安初夏,我没耐心听你废话!”

“听着,我不管你是什么心思,留在南辰身边,照顾他是你唯一的价值。他想要什么,你都必须满足,明白吗?”

安初夏不可思议的看着厉北川,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满足厉南辰的一切要求,包括交出她的身体吗?

不!

她爱的人不是厉南辰,她爱的是眼前的他啊。

“可是我……”

“没有可是,要是你怀了南辰的孩子,我不会亏待你。”

这句话狠狠刺痛了安初夏的心,她痛苦的坐在地上,用哀痛的目光看着他,他却给了她一个冷漠的背影。

原来……

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只是给南辰生孩子的工具?

她的心好痛,真的好痛!

她想反驳,告诉他她不爱厉南辰,但话到嘴边却再也说不出来。

承认自己爱上厉南辰,她才有办法得到钱,才能救病危的母亲一命。所以一开始她就违心的说了谎,现在挣扎还有用吗?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紧咬着下唇缓缓站起来,看着厉北川冷漠的背影,凄然道:“我知道了,我一定会照顾好南辰,满足他……一切要求。”

……

从厉家离开时,安初夏淋了一场大雨,得了重感冒。

尽管如此,她还是拖着病躯去照顾病重的母亲,直到收到厉北川的信息。

【今晚十点,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

安初夏收到信息后,无力的坐在椅子上,脑海中浮现厉北川的模样。

他,真的要把自己送给厉南辰……

这个认知让她的心狠狠揪紧,痛得无法呼吸。

他怎么能这么残忍,把她推到别的男人怀里。

难道就因为厉南辰喜欢她,因为厉南辰生病将不久人世,他就可以对她这么绝情吗?

安初夏转头看着瘦弱的母亲,难过得快要死去。

她有拒绝的权利吗?

很明显,没有!

……

夜幕在忐忑中降临,安初夏踏进希尔顿酒店,五彩霓虹灯照在她脸上,娇艳的脸庞有几分婴儿肥,却遮掩不了她的绝色。

伴随着电梯叮的一声停住,她犹豫的看着门外,迟迟迈不出第一步。

初夏,为了救母亲,你一定要这么做!

她狠狠咬了咬牙,走进去打开房间的门。

入目一片漆黑,昏暗的走廊如同怪兽的嘴巴想要将她吞噬,空气中传来沉重的喘气声。

她恐惧的后退两步,想要逃离之时,一只大手猛地将她拥入怀中,安初夏吓得惊声尖叫——

“不要……求你……”

她拼命挣扎推搡着。

“放开我……”安初夏惊恐不已,她拼命挣扎着,无意间打开了床头灯。

昏黄的灯光照在男人俊逸的侧脸,安初夏看到他的脸时,呼吸不由一窒,声音无比颤抖:“北……北川……”

厉北川醉眼迷蒙,看不清眼前女人的脸,但她软糯的嗓音却像会勾魂似的,勾得他心头的火焰蠢蠢欲动。

他俯身吻住她微张的红唇,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温热的呼吸和触感,不停撩拨着她的神经,一时间她竟忘了推开他。

“北川……”

怎么会是他?她是不是在做梦?!

待回过神后,她的脸涨红,紧张又无措的推搡着他,低声道:“北川,不可以……”

厉北川微恼的皱眉,抓住她抵抗的手高举过头,再次将她的抗议吞入腹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