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宠妃当道:鬼王靠边站 > 

第六章 清白,洗清嫌疑

第6章 第六章 清白,洗清嫌疑

“这是本王的地方,为何不能在这里?”夜冥舜替月郡主盖好被子,平静地说。

苏小沫撇了撇嘴,没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有几分紧张——夜冥舜在这里站了多久?他有没有发现自己的秘密?

夜冥舜察觉到苏小沫眼里的慌乱,却不动声色,结果两人一起陷入了沉默之中。

正在苏小沫觉得十分尴尬,想找个借口脱身之际,夜冥舜终于开口打破了僵局:“本王听闻,苏姑娘并不擅长医理,可如今看来,似乎并非如此?”

瞧瞧,这就在这儿等着呢!

如果夜冥舜能换一种平和点的语气,也许苏小沫会告诉他一二;但他的态度仍然是五分怀疑五分质问,好像苏小沫是个犯人,正在接受审问一般。

苏小沫向来吃软不吃硬,听了这句话直接冷了脸,漠然道:“这就没必要让王爷操心了。”

“没必要?”

夜冥舜突然转过身来,锐利的目光盯住苏小沫,缓缓道:“苏小沫,你可别忘记,现如今你身上还担着罪名,即使侥幸能医好容宣,也不过是将功补过罢了。”

言下之意,就是你有什么资格与本王较劲?

苏小沫暗暗攥紧了拳头,心底甚至掠过了一丝杀意。然而实力悬殊,她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飞快地想着对策。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床上的月郡主突然咳嗽起来,睁开了眼睛。

“冥舜哥哥!”

月郡主一醒来,见到夜冥舜立刻喜极而泣,不顾自己受了重伤的胳膊就要翻身下床,却被苏小沫眼疾手快,一把按回到床上:“你做什么?好好躺下休息!”

“你是谁?”月郡主对苏小沫阻拦她的举动十分不满,狠狠瞪了她一眼。

苏小沫假装没看见,但这句话却让夜冥舜走过来,低声问:“容宣,难道你不认得这个人么?”

“我为什么要认得她?”月郡主甚至连看都不看苏小沫,一脸委屈,眼睛眨了几下,就捂着受伤的地方呜呜咽咽哭了起来:“冥舜哥哥,宣儿受了这么重的伤,你都不问一句,是不是嫌弃宣儿了?”

苏小沫闻言,嘴角抽了抽,接着就想溜走——真应该感谢这位娇里娇气的郡主,刚才那三个字,就足以击溃苏扶柳和苏柔儿的弥天大谎!

既然如此,根本没必要留在这里看他们儿女情长,实在辣眼睛。

谁知苏小沫刚走出去一步,就被夜冥舜一把扯住衣领,毫不客气地拖了回来。

“容宣,我问你,是谁烧伤了你?”夜冥舜的语气冷了几分。

“是苏柔儿!都是那个贱女人!”月郡主脸上浮现一丝憎恶,又很快消散,接着看了一眼苏小沫,不屑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苏柔儿那个丑八怪姐姐对不对?哼,妹妹痴心妄想攀上枝头做凤凰,姐姐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越说越起劲,狠狠瞪着苏小沫,仿佛把她当成了苏柔儿一般。

但这句话却让苏小沫回忆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她曾经与青岚国太子夜辰轩有婚约,却不止一次被苏柔儿和苏扶柳嘲讽面目丑陋无德无能,根本不配做太子妃。

显然,一旦她死掉,那么接替她成为太子妃,自然就是苏家二小姐苏柔儿了!

苏小沫心底暗暗冷笑。虽然无端被骂,她却毫不在意,月郡主这可是帮忙洗清了嫌疑,又说出了苏柔儿的软肋,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反倒是夜冥舜冷下脸,斥责道:“好了!注意你的言辞!”

月郡主被夜冥舜冰冷的语气吓了一跳,泪眼朦胧地又想说什么,夜冥舜却不再看她,一把拎起苏小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仅在临走时对侍女说了一句:“看好她。”

“冥舜哥哥,冥舜哥哥!”月郡主喊了两声得不到回应,立刻用力捏紧了锦被,眼里闪过一抹恨意。

为什么冥舜哥哥不理她,反而对那个叫什么苏小沫的丑八怪与众不同?

她看了一眼自己被缠好纱布的手臂,想到日后再也不能穿柔美的冰丝雪纱,心底就充满了滔天的恨意——苏柔儿,我容宣一定要你好看!

此时苏小沫完全不知道自己也被月郡主记恨上,她正在和夜冥舜较劲,试图从他手里挣脱出来。

然而夜冥舜个子很高,想要制住瘦弱的她,简直易如反掌。

“月郡主已经说了,不是我做的!”苏小沫冲着夜冥舜冷笑,道:“怎么,难道赫赫有名的鬼王非但是一个不讲信用的小人,还想要对一个弱女子动手?”

“弱女子?”

夜冥舜把苏小沫带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听到这句话后停下脚步,反唇相讥道:“一个轻而易举就杀了两个成年男子的女人,还敢说自己是弱女子?”

苏小沫身体一僵,顿时不再挣扎。而她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她杀人在仅仅几个时辰之前,又做得十分隐秘,夜冥舜却已经知道了?!

“想要知道苏家的事情,很容易。”见苏小沫被吓住,夜冥舜勾唇一笑,这一次不是冷笑,而是真正显出几分愉悦。这让他的面容一下子鲜活起来,越发显得俊朗非凡,不似凡人。

但这抹笑意只是昙花一现,很快他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