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肆意宋枳 > 

沙发

第3章 沙发

宋枳坐在沙发上,感觉全身都是酸的,又痛又软。

男人似乎把这半年的空缺一下子全给补上了,没有平日里半点的温柔儒雅,跟条疯狗一样。

“疯狗”洗完澡出来,腰间围了条浴巾,上身是裸着的。

听到动静,她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挪开,偷偷瞥了眼他的腹肌。

这人自律的可怕,工作那么忙还会抽出时间来健身。

宋枳就做不到,她减肥都是靠节食,她已经半年没有碰过荤腥了。

早就忘了肉是什么味道。

湿发上盖了块干毛巾,江言舟坐过来:“下个月回学校吧。”

她愣了一下:“回学校。”

头发已经是半干的状态了,柔顺的搭落在额前,盖过眉骨。

整个人看上去相比平时多了些柔和,他在她身旁坐下:“你也应该玩够了。”

原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混娱乐圈是在玩票。

宋枳虽然一直被他圈养着,但她却不是一个没有自主思想的人,她也有自己的想法。

她想攒钱,攒很多很多很多钱。

“我没有玩,我是认真的。”

她说这话时,也是一脸认真。

江言舟很少在她脸上见到这种坚持,小姑娘虽然有心机,却还是太蠢,在他面前,她的那点心机就像小学生一样。

有爪牙,却还是太稚嫩,伤不了人。

半晌,他点头:“是吗。”

有些敷衍。

似乎为了证明自己的努力坚持没有白费,宋枳那张精致的小脸上沾染骄傲:“我今天拿奖了,演技大奖,我经纪人都说我有天赋,拍的第一部戏就得奖了。”

“天赋。”江言舟低笑一声,放轻了的气音,“五千万。”

宋枳:“什么五千万?”

他微勾了唇角,像个冷血的侩子手,毫不留情的戳破她仅有的幻想:“那个奖,五千万。”

#

唐笑言在电话里安慰她:“没事,至少别人还没钱买呢,你能买到那也是你的本事。”

宋枳更失落了:“可奖也不是我买的,是江言舟。”

唐笑言说的理直气壮:“他买的有什么用,他连当最佳女演员的资格都没有,你最起码比他有优势,你不光是女的,你还是个演员。”

宋枳总觉得这个话题越讲越歪,江言舟根本也不想当什么演员吧。

“而且你现在可以说是双赢啊,不光拿了奖,你还有了热度,黑红也是红啊,到时候热度操上去了,再洗白一波,你照样出水芙蓉,不染尘埃。”

唐笑言开了家公关公司,接手过不少艺人洗白的方案,早就混成职场老油条了。

宋枳被她这么一通安慰,的确也好受了许多:“那你觉得我演技好吗?”

唐笑言闭眼一通彩虹屁:“特别好,我跟你讲,江言舟这个钱就是白花了,就算他不出这个钱,你照样是最佳女演员。”

宋枳进浴室有两个小时了,何婶怕她出什么意外,站在外面等着,也不敢擅自进去。

江言舟在书房开完远程会议,刚回到卧室,就看到何婶站在浴室外。

“怎么了?”

何婶欲言又止,脸色有些为难:“小枳进去已经两个个小时了,这么久都没动静,我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两个小时。

江言舟极轻的皱了下眉。

从小到大,宋枳只要难过了就会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么多年了,倒是一点也没变。

他抬手敲门,声音染了点厉色:“给你两分钟的时间,从里面出来。”

前后不到一分钟,宋枳就出来了。

眼睛还有点红,应该是刚哭过了。

她是什么样江言舟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只是扫了眼她脸上硬挤出的那几滴泪,就知道她接下来要干嘛了。

何婶一脸担忧的上前:“哎哟,我的小可怜怎么哭了。”

宋枳紧咬下唇,一副我委屈,但我还能忍的模样。

俨然一朵倔强小白花。

“我没事,何婶您别怪江言舟,和他没关系的,是我自己的原因,真的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江言舟:“......”

听她这话,倒是和自己有关系了?

何婶安抚好她以后,又冷着一张脸劝江言舟:“小枳她还是个孩子,她哪里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慢慢教她,何必这么苛责呢。”

何婶虽然是江家的佣人,但资历深,在江家二十多年了,也算是从小看着江言舟长大的。

对于何婶,江言舟是尊敬的。

他耐心的听完她的训斥,然后点头,声音温和:“您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哄她的。”

何婶听他这么说,这才放心了一点:“那我就先下去了。”

她看着宋枳,神色宠溺,“肚子饿的话就和何婶说,我给你做宵夜。”

宋枳擦干眼泪,笑着点头:“谢谢何婶。”

何婶走后,四周顿时静了下来,江言舟不说话,宋枳也不敢开口。

只能站在那里等着,偶尔抬眸看一眼,又正好对上江言舟看过来的视线。

豪门多纠葛,江言舟是在勾心斗角的环境下长大的,再加上在商界混久了,身上总有股杀伐果断的狠劲。

哪怕他教养再好,可宋枳还是有点怕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随手拖了张椅子过来,在她面前坐下:“说说看,我怎么欺负你了?”

宋枳跟了江言舟这么久,对他的喜好早就摸的一清二楚了。

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他抗拒不了什么,她都知道。

眨了三下眼睛,眼泪就听话的流了出来。

宋枳抽抽嗒嗒的抹眼泪,可怜之余又带着三分委屈和七分倔强:“我只是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来让你知道,我和那些贪慕虚荣的女人不一样。”

好一朵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玛丽苏言情女主角。

她演的电视剧,江言舟闲暇时看过一点。

不过十分钟都没能坚持住。

但凡宋枳把在他面前的演技分一点在拍戏上,也不至于演成这个样子。

那个奖,宋枳连提名都没资格,不过是主办方有求于江言舟,想借宋枳卖他一个顺水人情。

一向不屑于这种手段的江言舟罕见的承了这个情。

价值五千万的合同,就这么点头签出去了。

小姑娘似乎是真的很难过,都哭到干呕了。

抹眼泪的同时还不忘偷偷看他一眼,通过判断他的表情变化来调节自己眼泪的用量程度。

他无动于衷她就哭狠些,他神色开始动容就哭的楚楚可怜一些。

男人嘛,就是要对症下药。

江言舟安静的等她哭了十几分钟,然后问她:“哭够了?”

她立马噤声:“哭够了。”

他点头:“哭够了就过来。”

宋枳听话的过去。

他刚开完会议,身上穿的正装,蓝黑条纹的领带,领扣也一丝不苟的系到最后一颗。

江言舟可能不知道,宋枳最喜欢的就是他穿西装的样子。

莫名的,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他穿正装的样子。

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挺拔板正,清瘦却不羸弱。

他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寸头,皮肤白皙,笑起来,眼尾会微微的下垂。

现在的他偶尔也会笑,或冷讽,或威胁,没有半分真心。

可是不管再怎么变,宋枳还是最喜欢江言舟穿西装的样子,有安全感,。

待宋枳走到他面前后,他取下口袋上的方帕,递给她擦眼泪:“觉得委屈了?”

她哽咽到直抽抽,却还是坚强的摇头:“不委屈。”

江言舟并不是一个喜欢哄人的人,他嫌麻烦。

他点头:“不委屈就好。”

宋枳的手捏着他递过来的灰色方帕。

他一直都放在西装的左胸口袋里,最贴近心脏的地方。

小姑娘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言舟微抬下颚:“帮我把领带解了。”

宋枳哦了一声,过来帮他解领带。

温莎结系的不紧,宋枳很轻松的就解开了,这么多年,她给江言舟打过无数次领带,熟练的很。

她把领带递还给他,有些得意:“我最近在网上学了一种新的领带系法。”

他点头,兴趣不大:“是吗。”

她越说越兴奋,似乎这是一件特别值得高兴的事:“我学了好久的,明天给你系。”

江言舟漫不经心的应着,视线却落在自己手里的那条领带上。

眼眸沉了几分,染上欲色。

宋枳等不到明天了,正想说今天就给他系,结果还来不及开口,便被拢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然后,手被绑住,不算太柔软的布料,带着一点温热的触感,缓缓收紧。

他用正经严肃的语调说出异常下流的话:“把眼泪留着,该哭的时候再哭。”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