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十三幺 > 

四五六条

第2章 四五六条

“诶诶,听说了没,我们年级新来的那个和陈许泽他们认识!”

“真的假的,不可能吧?”

“在小炒店吃饭的时候,当时……”

托那瓶可乐的福,周窈在转来的第一天晚上,成了众人议论的中心。尽管陈许泽一句话都没有和她说,除了江嘉树在离开时和她挥了挥手,他们那桌人吃完直接便离开了。

回学校上晚课的一路,郑吟吟和她两个朋友像哑了的麻雀,不复来时话多,频频朝周窈看来,似乎想问什么,也许是没找到合适的措辞,到最后一个字都没问出口。

有她们的反应在前,周窈坐在教室里听到四周若有似无的议论时,多少适应了些。

晚课连堂,放学,郑吟吟旋风般冲来,经过一晚上的酝酿,想问的统统问出口。

“你和陈许泽认识啊?”

“你们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认识的?”

“他怎么会给你可乐,他脾气很奇怪的,我们年级很多人都不敢跟他讲话!”

“我……”

周窈话没说完,郑吟吟太过好奇停不下来,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只顾着发问:“是来之前认识的还是来了才认识的?”

“如果是来我们学校才认识的,那也就是说今天才刚刚认识?按他的性格刚认识不可能会这样……”

周窈收拾东西的动作因郑吟吟的絮叨慢下来,唇边无奈微勾,她刚想解释,门口突然出现几个人影。

教室里剩下三分之一的人还没走,注意到来人,纷纷投以注目。

郑吟吟背对门的方向,忽然灵光一现,大惊道:“啊!该不会陈许泽在追你?!”

“……”

教室里太安静,郑吟吟察觉不对,顺着周窈的视线回头看,下意识缩了缩肩膀。

陈许泽和江嘉树一群人聚在门口,正正好听到她那句话。

周窈看看他们,再看向尴尬呆住的郑吟吟,动唇:“其实不……”

“周窈——”

门口的陈许泽叫她,她止言抬眸,他淡淡道:“该走了。”

他们都在等她。周窈只好迅速把东西装进包里,朝郑吟吟点头:“我先走了,明天见。”

在郑吟吟呆愣的表情中,她背上包,加入门口那群人,缓缓走出众人视线。

而郑吟吟那个令人尴尬的猜测,被陈许泽打断,周窈没来得及解释。

……

周窈和陈许泽住在同一条巷子里,出生前,两家人就认识。后来陈许泽的父母因为工作忙,搬去了市中心附近买的新房,陈许泽大多时间由爷爷奶奶照料,每周和他们见一次。

两老去世后,父母让他搬到市区的房子里住,陈许泽在巷子里住惯了,一口回绝。

邻里关系亲近,有时周围邻居家做了好吃的,会邀请他来家里吃饭,但或许是爷爷奶奶不在,陈许泽性格越来越沉闷,喜欢一个人待着,除了偶尔过节邻居们送来吃的拒绝不了,大多时候他都会婉言谢绝好意。

巷子里孩子众多,不论年龄大或是小,再加上所有和他同龄的,所有人里,他只和小时候常玩在一起的周窈走得稍近。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周妈妈喊他去吃饭,十次里他总会应下四五次。

周窈并未说太多,只说从小和陈许泽认识。郑吟吟夸张感叹好几声:“好厉害啊!好厉害!”

这话没头没脑,周窈实在不明白厉害在哪,失笑,“有什么厉害的。”

前一天晚课结束时的尴尬场面,让郑吟吟久久难以释怀。被好奇心驱使,今天上午第一节课一打铃,她就跑来找周窈问个清楚。

听周窈这么说,她啧声:“陈许泽他……”稍作停顿,她朝旁边看一眼,用手在嘴边弯成一个小括弧,小心翼翼压低声音,“他脾气好差的!从高一开始,除了江嘉树那些人,根本没人敢跟他玩。像我这种连话都不敢和他说!”

“为什么啊?”

“你不觉得和他说话浑身冷飕飕的嘛?脚底下刮阴风!而且他看人的眼神,冷淡得有点凶!”

周窈蹙眉动了下脑袋,“还好吧?”

“所以啊,我才说你厉害。”郑吟吟看着她的目光宛如看一个饱受摧残的勇士。

“……”周窈哭笑不得,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从周围同学对她的态度,可知郑吟吟说的九成九都是真的。自从昨天的事发生后,今早到班上,还没人跟她说话,连课代表收作业走到她面前都一言不发,只捏着一叠试卷轻拍了拍她的桌,眼神欲言又止。

看来陈许泽在七中,着实恶名远播,怕是和能止小儿夜啼的夜叉相差无几。

……

晚上回家,来找周窈的只有江嘉树几人,周窈只朝他们身后看了一眼,江嘉树就率先解释:“许泽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和他聊今年保送生的事,估计要很久,他让我们先回去。”

周窈记起陈许泽提过这件事,点头,“嗯。”

被裹挟在学生人潮中走出大门,江嘉树一行人陪周窈坐上公车。

最初相识是因为周末聚会,每次陈许泽都会带上周窈一起来,久而久之她便和他们成了朋友。只是像这样,陈许泽不在,他们单独和她待在一起的场景基本没有发生过,一时间几个男生稍显尴尬,不知该从什么话题起头。

好在有江嘉树这个话痨在,从周窈对七中的印象开始问,聊着聊着气氛就活跃起来。

江嘉树忽的道:“对了,下次小考应该会很有意思吧?不知道你和许泽谁排名更前。”

周窈笑了下,“不知道欸。”

“我觉得是你。”他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地分析,“你看,你在五中一直都是第一,比汽车底盘都稳!许泽他呢,发挥完全看心情,一二三名来回徘徊,上个学期可劲地在二和三打转,我觉得他肯定不如你。”

旁边几个人笑着插话:“这话被许泽听到,江嘉树你怕是要有危险!”

江嘉树脖子一梗:“听到就听到,当他的面我也这么说!大哥我就爱说实话,头可断血可流,刚烈的品质不能丢!你们有话说没?”

“切,吹牛吧你就……”

他们互相调笑,周窈只安静看着,含笑不语。头顶响起到站声,抬头一看,她扯江嘉树衣袖提醒,“你们到站了吧?该下车了。”

“不急,今天我们晚点回去没关系,许泽让我们把你送回去。”

周窈微愣,“其实不用的,我认识路……”

江嘉树身姿英挺,绷紧腰板愣是憋出一股比铁扶手还直的气质,任大开的车门在眼前关上,丝毫不为所动,坚持要送她到家。

公车停停走走,终于行驶到站。送佛送到西,周窈到家要经过一条巷子,为了安全起见,江嘉树几人围成半个保护圈跟在她身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护送她进去。

还好是晚上,换做白天肯定要被邻里询问这是在搞哪一出。

麻将馆的灯光就在前方,周窈正欲开口让他就送到这,江嘉树接到电话。

看清来电显示,他眼皮微抬,手机递到耳边,才一个“喂”字,轻松的口吻就不复存在。

“情况还好吧?”

“……”

“有事没?”

“……”

不知那边说了什么,江嘉树瞥了周窈一眼,说:“送到了。嗯……”他眉头一蹙,挂电话前最后道,“我们马上过来,你等着。”

包括周窈在内的几个人全都不明所以。第一时间,周窈忍不住问:“是陈许泽嘛?”

“……啊。”江嘉树似答非答,“你到家了,赶紧进去吧,时间不早我们先走了。明天学校见。”

他一招手,几个男生意识到或许有情况,片刻不多留,火急火燎赶着离开。

周窈没能叫住他们。在路上稍站,几分钟后,远去的身影消失不见,一星半点也看不清,她只得转身朝家走。

父母都在前头麻将馆里照料,她从后头侧门进,直接上楼回房。洗漱收拾好,周窈换上睡衣躺进被窝,拿起手机一看,发给陈许泽问他什么时候回来的那条消息有了回复,简短的一句话。

他说:[今天在市区住。]

在对话框里摁下一行内容,还没编辑完,周窈犹豫着停下指尖动作。想问发生了什么事,想问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她想了想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删除,清空对话框里原本的内容。

最后她回了三个字:

[那晚安。]

她想问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不想说。他若是想说,什么都不用问,他全都会跟她说。

……

大多数时候,周窈是和陈许泽一起吃早餐的,高一高二时期,两个人哪怕不在同一所高中,每个早起的清晨,他们都会一同顶着灰蒙蒙的天色迈开朝外的步子,并肩走上求学的路。

坐进巷子外的老字号早餐店里,面对面进食,有时是豆浆配油条,有时是稀粥配包子,另外搭一些小咸菜。

吃完早餐再一起去搭公车,到中间交界站,两人便分开,各自转乘。

今天只有周窈一个人,她懒得坐下慢慢吃,要了一根小油条和两个小素菜包子,拎在手里边走边吃。

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她到班上时,还有一小半人没来。

今早的气氛似略有不同,几个性格活跃的女生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在议论什么。途中她们似乎往周窈的方向看了好几次,一开始以为是错觉,到后来目光正好相撞,她们飞快转回头,周窈不太愉悦地抿了抿唇。

离早自习打铃还有十五分钟,郑吟吟忽然冲进来。

“……你怎么来的这么早?”周窈诧异,郑吟吟自己说最头疼的就是早上准点,自高一开始她就时常迟到,三不五时就要挨批评。

“你、你有没有听说!”

郑吟吟气都没喘匀,周窈看不过去,从抽屉里拿出一瓶没开过的水,“喝一点?”

她深吸两口气,猛摇头,“你怎么这么悠哉!”

“不然……”

“你没听说昨晚陈许泽进警察局的事嘛?!”

周窈一愣,完全呆住。

郑吟吟凑到她面前小声又莫名焦灼道:“昨天晚上邓佳语带人把陈许泽堵了!还叫上了她外面认识的哥哥,把陈许泽一个人堵在学校附近的巷子里。”

“她一直很喜欢陈许泽嘛,昨晚突然堵人!听说她叫了很多人撑场,结果她给陈许泽表白,陈许泽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死人脸。然后邓佳语一急一气就……”

周窈凝视郑吟吟,眼里浮起黑色的雾气,看不分明。

“她就?”

“——她就扑上去亲了陈许泽!”

郑吟吟揪着衣领满脸夸张:“她竟然做得出这种事!我的天,她也太不要脸了!要不是巡逻的片警刚刚好经过那里,她和那群混混哥们跑了,不知道他们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陈许泽真的好倒霉,听说后来还被叫去做笔录了。”

“……就是不知道陈许泽是不是真的被她亲到了?”

郑吟吟的表情要多纠结有多纠结,“你不知道邓佳语有多嘚瑟,昨天晚上就在几个群里跟人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然后一个群传一个群,一晚上,整个七中高三的人差不多都知道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