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爱你是我的原罪 > 

救她出去

第5章 救她出去

就在楚洛柠绝望时,酒店的房间门嘭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

一道浑身带着血的熟悉高挑身影,闯了进来。

楚洛柠猛然睁眼,盯着那道身影,死灰一般的眸底,亮起了光芒。

陆洵……

陆洵几步冲过来,抬脚就是一个狠踹,将压在楚洛柠身上的肥猪踢翻在地。

“洵……”楚洛柠哭着叫住了他的名字。

陆洵瞳孔一动,急忙将衣衫凌乱的楚洛柠,紧紧抱入了怀里:“对不起,我来晚了……”

楚洛柠攥紧了他胸前的衬衣,哽咽摇头,哭着说不出话。

他能来,已经是她期望之外的事情了。

在看到他之前,她丝毫不敢抱有这样的期望。

因为这个男人那样的恨她,她原以为,就算她死在他眼前,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可他来了,他来了。

楚洛柠用尽全力,往陆洵的怀里钻。

像头不安的小兽,渴望着眼前的温暖和安全。

陆洵满眼心疼,搂紧了楚洛柠的腰,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心底一遍一遍的说着对不起。

他明明答应过她,会守护她一辈子的,可他却没有做到。

“你谁啊你,你特么知道我是谁吗?”尖锐怨毒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难得的温情和柔软。

楚洛柠像是被吓到了一半,肩膀轻轻一颤,将脸死死埋在陆洵的怀里。

陆洵急忙安抚的拍着她的后背。

他侧眸,阴狠冷厉的盯着刘行长。

光是眼神,就凶悍得叫刘行长心脏狠狠一抖,后背陡然生出一股凉意来。

“我陆洵的妻子,你也敢动。”陆洵缓声开口,字字带寒。

陆洵,这三字,字字千钧,大山陨石一般砸进刘行长的脑子里。

刘行长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心里咯噔一下,跳出两个血色大字——完了。

整个安城,没人不知道权势煊赫的陆家,那是随随便便动一动指头,就足够碾死人的绝对存在!

“我……我……”刘行长结结巴巴,好不容易找到借口理由,“我不是听说,您不是已经跟她离婚了吗?要不是这样,我怎么敢动您的人呢……”

陆洵眉梢微拧,气势凛冽:“谁说我跟她离婚了?”

刘行长心脏一跳,难道是周玉秀那个贱女人在骗自己?

“陆总,我错了!”

刘行长知道事情后果严重,畏惧之下,纳头便跪,连连磕头,“我不知道你还没有跟她离婚,都是误会!是误会啊!”

陆洵面无表情,温柔将楚洛柠抱起。

长身挺拔,雪白的衬衣和西装上沾满了猩红血迹,整个人犹如地狱恶魔一般,气场锋利而可怕。

他垂眸,睨视着地上跪着的人,字字如刀道:“在我这里,没有误会。你动了我的人,就要付出代价!”

说完,他长腿迈开,大步出门。

留下屋子里浑身发软的刘行长,扑倒在地上哀嚎哭泣。

他兀自嚎了一阵,心里怎么也吞不下这口气,又不敢去找陆洵算账,只能把所有的恶气全都算在周玉秀身上。

刘行长当即就掏出手机,对着手下一通吩咐,要狠狠收拾周玉秀那个贱人!

随后连行李都不敢收拾,屁滚尿流的奔向机场,只想赶紧跑路,免得被陆洵碎尸万段!

可他坐着出租车,才到机场高速门口,就被一辆陌生的轿车拦下。

车门一开,下来两个彪形大汉,话也不说,直接一个麻袋套在刘行长脑袋上,犹如拖死猪一般的将他拖走……

另一边,赶来的司机看到眼前的一幕,吓的不轻。

他连忙说道:“老板,车已经准备好,在外面等着了。”

陆洵抱着楚洛柠上了车,楚洛柠靠在陆洵怀里,闻着他身上那股熟悉又让人安心的味道。

本来楚洛柠就中了药,意识越发昏昏沉沉,迷迷蒙蒙间转瞬便睡了过去。

陆洵眸光柔软的看了一眼她,还好赶上了,否者后果不堪设想。

他回家的路上,接到酒店汇报,周玉秀将昏迷的楚洛柠送进酒店。

顿时,陆洵心里涌出来一股不安,周玉秀的行为很可疑。

可就在陆洵去酒店的路上,他的车不小心出了车祸。

陆洵顾不上身上的疼痛,拦了辆出租就去了酒店,及时阻止了刘行长。

现在回想起来,陆洵还是有些后怕,紧紧的抱住的楚洛柠。

他的手臂因为车祸被划破,还在不停流血,伤势惨烈。

可陆洵却好似不觉一般,动作依旧控制得无比的轻柔,淡声对着司机吩咐:“去医院。”

司机见他浑身的血,也不敢耽搁,一路飞驰,将两人送到医院。

“老板,到了。”司机回头报告,却意外的发现,陆洵靠在后座上,已经失血过多的昏了过去。

这一下把司机吓得差点升天,慌张下车,火急火燎的叫来医生,将两人分别送进了急救室。

昏沉夜色,渐渐退散,朝阳升起。

楚洛柠缓缓睁开眼睛,从昏沉难受的梦境里醒来。

她打量了一圈陌生的医院病房,昨晚的记忆涌入脑袋。

楚洛柠好不容易红润了几分的脸色,顿时又有些苍白,情不自禁的环住了自己的身体。

她眼眸余惊未消看着周围,想要找到那抹让人安心的影子,却只有落空。

陆洵,不在。

楚洛柠咬了咬唇,决定主动去找他。

推开病房门,陆洵身边的秘书,正好提着一个保温桶进来,见她便是礼貌一笑:“楚小姐,您醒了。”

楚洛柠嗯了一声,犹豫了几秒,出声问道:“那个……陆洵呢?”

秘书回答:“老板在隔壁病房,手术完了,还没醒呢。”

“手术?”楚洛柠猛然一惊,慌张道,“他怎么了?”

秘书不知道他们昨晚发生了什么,只老实交代说:“昨晚老板出了车祸,被玻璃伤到了手臂,两道伤口,缝了二十多针呢……”

车祸?

楚洛柠脑中空白了一瞬,忽然想起,昨晚他来救自己的时候,的确是浑身是血。

只是那个时候她慌张又混乱,竟然给忽略掉了!

原来,他是忍着车祸后的伤势,来救的自己!

楚洛柠心脏酸胀不已,又温暖又心疼,眼圈一红,脚下慌乱的立即往病房冲去。

陆洵愿意忍着伤,也要先来救自己,那他一定还很在意自己。

所以,过去的那些恩怨和误会,她也都不要在意了。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跟陆洵在一起,携手余生。

楚洛柠满心感动,眸子里一层水色,着急的一把推开了陆洵的病房门。

她的目光往里一落,却又猛然僵住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