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王殿叶然 > 

妈妈来陪你了

第5章 妈妈来陪你了

“殿主?属下?”

这......这什么意思?

王鹤立见状,满心迷茫,呆如木鸡。

他突然想起当初江洲流传的那一则传言。

江洲守备司司管,周正光周团座,之前乃是阎罗殿一名护卫。

难道......这青年就是阎罗殿殿主?

轰!

这消息仿佛晴天霹雳,让王鹤立脑海一片空白,魂不守舍。

此刻,他声音艰涩难,双腿也颤抖发软。

完了,全完了!

身为大夏子民,他当然听说过阎罗殿的威名。

所向披靡,横扫八荒。

八千阴兵,令世界所有国家都瑟瑟发抖。

阎罗殿主更是手眼通天,任何敢和阎罗殿做对的组织。

第二天都会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自己竟然得罪了这样的大人物。

这,还能活下来吗?他欲哭无泪。

下一秒,又是一巴掌抽在了张森头上。

“都怪你!”

张森低眉顺眼,冷汗直流,丝毫不敢反驳。

显然,他也认识到自己闯下了弥天大祸!

万籁俱寂,别墅门前一片宁静!

众人都傻傻望着跪在门口,眼眶通红的周正光,心中天翻地覆。

而叶然则冷漠看了周正光几眼,冷然道。

“影三十七,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但既然当初你已离开阎罗殿,便和阎罗殿无关,今天的事就此作罢。”

“你,好自为之!”

语毕,叶然转身离去,身后几名影卫紧紧相随!

在和周正光擦肩而过时,影一脚步微顿,冷冷凝视周正光。

“影三十七,这群人是你的属下吧。”

“看在你的份上,我饶恕他们一次。”

“下一次,胆敢对殿主不敬,我必诛之!”

人群散去,别墅前很快恢复冷清。

王鹤立长松口气,发现自己背后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透。

小心翼翼走到周正光身前,忐忑道:“周团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位,怎么会来江州?”

“滚!”

不说还好,一说,周正光勃然大怒。

“王鹤立,自己想死别拖累别人!”

“你知不知道,今天江州被人设计出车祸的那小女孩儿,就是殿主的女儿!”

“殿主复仇,你们还敢阻拦,找死!”

一声咆哮,周正光愤然离去。

王鹤立却是目瞪口呆,失魂落魄,许久后才喃喃自语。

江州,天塌了!

......

黑豹装甲车在江洲大地奔腾呼啸。

车上,叶然闭目假寐,面色清冷如霜!

正这时,一个电话打来,乃是内阁阁老电话。

“叶殿主,江州之事我听说了,我们马上带人前去处理,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答复。”

“求您平息心中怒火,万万不要冲动行事,八千阴兵过境,大夏承受不住......”

阁老苦苦哀求,苍老,疲惫,无可奈何。

然而,叶然却是冷然而笑。

“阁老,我妻子被掳,女儿命悬一线,堂堂阎罗殿被人如此践踏,你让我冷静?我如何冷静!”

“阎罗之威不可辱,我叶然行事,无愧于天,不愧于地!”

“你放心,我叶然有仇报仇,不会伤及无辜,但是......”

叶然的声音陡然冷了下来,杀气森然。

“凡是牵扯到此事者,包括张家,我会将他们满门抄斩,片甲不留!”

冰冷誓言,直冲云霄。

说完,叶然直接挂断电话,身旁几名阎罗卫也双目铁寒,直向凤凰台冲去。

此去,必定是血流成河!

用滔天鲜血,重铸阎罗殿的威名!

电话那边,大夏内阁,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拿着电话。

满脸苦涩,无可奈何。

“也罢,自作孽不可活,既然有些人已经遗忘了阎罗殿的恐怖。”

“那现在,也该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敬畏了!”

......

凤凰台,江洲最为奢华的酒店。

此刻,凤凰台最大包厢凤凰于飞中。

灯红酒绿,珠光璀璨。

富丽堂皇的水晶灯从中心吊下,明亮刺眼。

张家少爷张少宇正坐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得品着红酒。

灯光映照在他的脸上,阴沉不定。

“林梦溪,考虑好了吗?现在,自己脱掉你身上的衣服,爬到本少面前,本少可以赐给你荣华富贵!”

林梦溪脸色惨白,嘴唇几乎咬出血来。

泪眼婆娑,苦苦哀求。

“张少,放我走吧,我女儿还在医院,生死未卜......”

“呵呵......”

张少宇冷冷一笑,并未言语,只是一步步走到林梦溪面前,深深嗅了一口,笑道:“本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种少女!跟着本少,我亏不了你!”

说着,他猛地一拉,将林梦溪一把拉入怀中。

林梦溪仿佛惊弓之鸟,身躯抗拒直颤。

“张少,不要!我求你,求你了......”

她苦苦哀求,不断挣扎,最终。

刺啦!

一声轻响,她的指甲划过张少宇脖颈,留下一道伤痕!

吃痛之下,张少宇勃然大怒。

“啪!”

他一巴掌将林梦溪抽翻在地,破口大骂。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我讲条件!今天,你不把老子伺候舒服了,就休想出这个门!”

林梦溪泪眼婆娑,披头散发。

而张少宇则擦了下脖子上鲜血,狞笑道:“林梦溪,不怕告诉你!那小野种死定了!我已经下令,不允许任何人进出,小野种只能躺在病床上,哀嚎至死!你是不是高兴呀!哈哈!”

张狂的言语,让林梦溪如遭雷击。

她本以为跟着张少宇过来,能换女儿一命,却没想到对方还是想要让女儿去死!

这一刻,她泪如雨下,死死盯着张少宇,歇斯底里!

“畜生,人渣,你就是个恶魔!”

“没错,我就是恶魔!”

张少宇淫笑不已,眉宇尽是暴虐恶毒。

林梦溪瘫软在地,面失魂落魄。

瞳孔中没有丝毫光彩,暗淡死寂。

五年来,女儿便是她活下来的唯一希望,可现在,这份希望也要破灭。

她心如死灰,万念俱焚,心中满是悲怆之色。

这一刻,她多希望五年前的那个男人站出来,为她遮风挡雨。

可是,没有!

现实是如此的残酷!可能,这便是她的命吧。

她缓缓起身,闭着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眼角滚落几滴晶莹泪水。

“叶然,你知道吗?我为你生了一个女儿!她很好看,仿佛小精灵,乖巧懂事,每天都在想你!”

“叶然,对不起,我没有守护住我们的女儿,她快要死了!死在这人渣手里。”

“安安,妈妈对不住你,是妈妈没本事,妈妈现在就杀了这畜生为你陪葬!”

“叶然,再见了......”

林梦溪缓缓睁开眼睛,美眸深邃,酝酿着无穷仇恨,伸手向包里摸去。

“张少,你不是想让我陪你吗?我答应你!”

她笑靥如花,眼角有泪水流淌。

见状,张少宇得意一笑,一步步向林梦溪走来。

“这才对嘛!”

然而,正当他即将走到林少溪面前时。

林梦溪手掌陡然从包中伸出。

刀光浮现,一柄水果刀直接从她手中刺出。

披头散发,歇斯底里。

“张少宇,你这恶魔,我陪你一起下地狱!”

张少宇怒目圆睁,瞳孔收缩如针,猛地侧过身子,但水果刀还是把他胸口划破,鲜血淋漓!

“臭婊子,你找死!”

轰!

他一脚将林梦溪踹到墙上,林梦溪惨然而笑。

下一秒,张少宇手中多出老大枪,气急败坏扣动扳机!

“贱人,给我去死!”

砰!

沉闷的枪声响起,火药从枪口激射,高速旋转。

撕破空气,也贯穿了林梦溪的身躯,鲜血泼洒,血水瞬间染红她身上长裙,午宛若血梅。

巨大的冲击力下,她弓着身子,撞碎玻璃,仰面飞出窗外!

夕阳西下!

霞光如碎金乱玉,美轮美奂!

林梦溪缓缓阖上眼睛,惨然而笑。

“安安,是妈妈无能,没杀了那畜生!别害怕,妈妈来陪你了!”

啊!

啊啊!

近乎癫狂的嘶吼之音,叶然刚刚从车上下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目眦欲裂,狰狞呼喊。

他的眼睛充满血色,撕心裂肺,仿佛发疯的野兽!

轰轰!

他重重在地上一踏,冲天而起,直接向林梦溪冲来。

熟悉的容颜,熟悉的身子,刻骨铭心,毕生难忘!

这一刻,他仿佛雷霆,踩在几辆豪车,将豪车车顶玻璃踩成粉碎,奋力向前冲去。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哪怕他和林梦溪面前隔着天堑,他也要彻底撕穿!

百米,五十米,三十米......

越来越近,最后,在只剩下五米之距时。

他,飞身一跃,冲天而起,双臂直接将林梦溪搂入怀中。

林梦溪是从十几层楼摔下,惯性庞大!

这一刹,叶然手臂承受了千万钧的力量。

在刚刚接住林梦溪的刹那。

轰!

重重砸落在地,脚掌将地面砸成粉碎。

膝盖也埋在了那石板之中,鲜血淋漓。

林梦溪满脸血痕,眼前一片模糊。

当她看到叶然的那一刹那。

眼眶通红,泪水决堤!

是他,他回来了吗?

自己,终究是等到了那一个男人。

两人四目相对,泪水涟涟。

许久,叶然嘴唇剧颤,泪如雨下!

“梦溪,对不起,我来晚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