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神王殿叶然 > 

是殿主仁慈

第4章 是殿主仁慈

江洲,一栋豪华别墅。

叶然身披戎装,痴痴地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安安,瞳孔中浸满温柔与忧伤。

此刻,小萝莉身上的血已被擦拭干净。

粉雕玉琢,长长的睫毛闪烁着泪花,嘴角还带着几分甜甜的笑意。

只是眉宇间隐隐透露出的痛苦,还见证着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叶然抚摸着女儿脸颊,在小萝莉额头轻轻亲了一下,喃喃自语。

“安安,爸爸回来了,你会没事的,爸爸是盖世大英雄,没有人能把你从我身边夺走,死神也不行!”

说着,一滴眼泪从叶然眼角落下,破碎在地。

屋内阎罗卫见状,眼眶通孔,身躯剧颤。

叶然,阎罗殿殿主。

从来都是心如铁石,冷酷无情,带着阎罗殿南征北战,所向披靡。

当今世上,没有人能让殿主动容。

可今日,阎罗落泪,这一切,都是因为躲在黑暗中的渣滓!

此刻,他们心中充满了痛惜和心疼!

很快,众人纷纷走出病房。

叶然望着房内情景,负手而立。

“安安,什么时候能醒!”

三大神医互相对视一眼,国内最负盛名的孙神医站了出来。

“殿主,小主之前受伤太重,又延误太久,我们三个竭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压制伤势。”

“能否醒来,还不知道!”

轰!

冲天杀意森然而起。

此刻,叶然衣袍飘飘。

一双森冷眼眸更是充斥着冰冷寒意。

自己女儿,阎罗殿殿主的唯一子嗣。

如今却是生死未卜,叶然又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扑通扑通!

冰冷气息震慑下,八名阎罗卫纷纷低头。

三大神医更是瞬间跪倒在地,手脚冰凉,如缀深渊!

许久之后,叶然心情逐渐恢复宁静。

挥手示意三大神医离去,狠狠捏了下拳头,冷冷望向阎罗卫影一。

声音冰冷刺骨,恨意滔天。

“我吩咐你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影一仓皇跪地,惶恐道。

“殿主,一切已查清楚,小主的车祸是江洲新贵张家故意安排的一次意外,是蓄意谋杀!”

“谋杀?好,很好!”

叶然癫狂而笑,一双眸子猩红狰狞。

“张家是吧,一个小小的张家,敢动我的女儿,他们是想株连九族!”

冷漠的咆哮之音,凄寒一片。

整座别墅都不由一震,寒冷许多。

“林梦溪呢?她、在哪?”

叶然的声音低沉起来,复杂无比。

他亏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此生难以弥补。

“这......”

影一略有迟疑,但迎着叶然森然铁寒的目光,还是老老实实回答。

“殿主,夫人现在被张家少爷张少宇带到了凤凰台。”

“五年前,夫人生下小主,便被林家视为耻辱,剥离族谱,逐出家族。”

“五年来,夫人一人带着小主孤苦伶仃生存,拮据清寒。”

“三个月前,张少宇看上夫人,想要逼迫夫人和他在一起,夫人不答应......他便一手策划了这起车祸!”

轰!

影一话音刚落,狂暴的气息便冲天而起。

叶然面色阴沉如水,脚下地板纷纷破碎。

这两年来,随着阎罗殿逐渐统治寰宇,他很少动杀心,可现在,他真的怒了!

正当他准备下达命令之时。

别墅外!

轰隆隆的直升机响起,装甲车轰隆不断,地动山摇。

一名名全副武装的巡捕司士兵从装甲车上冲下,荷枪实弹,面色严肃,将整座别墅团团包围。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正当叶然皱眉不语时。

一声巨大广播直接从外面传荡而来。

“里面的人听着,我是江洲巡捕司巡捕分局队长张森,我现在已故意杀人的罪名通捕你们,立即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我们就要将此地夷为平地!”

唰!

刀剑出鞘。

叶然身旁,八名阎罗卫杀机肆意,冷然道。

“殿主,要不要把这些人全部斩杀?”

“不用,先看看情况,我到也想看看,什么人有如此胆量!”

“是!”

阎罗卫同时应声,跟随叶然向别墅外走去。

随着叶然走出,巡捕分局队长张森瞳孔收缩,脸上浮现出惊惧之色。

“快,把他们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那些原本潜伏在四周的巡捕司特战队员身体紧绷,跃跃欲试。

张森去医院看过凶杀现场。

尸体横陈,血气冲天。

那是一场毫不留情的虐杀,简直是人间地狱。

面对这样的亡命之徒,他不敢大意。

然而,正当这些特战队员刚准备冲出时。

下一秒!

刺啦!

刺耳的刹车声响起,在他惊愕的目光下

一辆黑色猎豹装甲车急速刹车,车门打开。

一名身穿警司服,面色铁青的中年人轰然从车上冲下。

几个箭步来到他面前,手掌高扬。

“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声,中年人眉宇暴虐狰狞。

“混账东西,谁让你们来这里的?还敢对叶先生不敬,是想找死不成!”

厉声咆哮之音,声传四野。

一群特战队员面面相觑,纷纷退后。

而张森更是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满脸茫然。

“王......王司管,我、我是来抓捕逃犯!”

“混账,还敢顶嘴!”

江洲巡捕司司管,王鹤立又是一脚踹在张森身上,目眦欲裂。

“张森,想干就干,不想干直接滚蛋,小心我扒了你这身皮!”

语毕,王鹤立小心翼翼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叶然。

恭维笑道:“叶先生,实在抱歉,这些兔崽子不懂事,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教导无方,您放心,回去后我一定好好教训他们!”

说着,便准备带张森屁滚尿流离去。

而正此时,身后,一声冷喝声响起。

“慢着!”

王鹤立转身,正好看到影一那冷漠面颊。

“一群蝼蚁,胆敢冒犯殿主,冒犯阎罗殿。”

“如果不是殿主仁慈,这里所有人,都得全部陪葬!”

“回去好好反省,再有下次,诛之!”

影一声音爆寒!

话音刚落,身旁八名阎罗卫同时拔剑。

剑气森然,血迹斑斑。

一丝丝的血顺着长剑流淌而下。

这一刻,别墅门前,秋杀已起,落叶萧萧。

王鹤立脸色煞白,冷汗直冒。

腿肚子不断颤抖,八个人,屠杀全副武装的巡捕司,简直大言不惭。

但此刻,不知为何,他的心里竟然选择了相信!

且,深信不疑。

如果自己不来,说不定这些队员,全部得死在这里。

他们是谁?怎么会如此残暴?又怎么来到了江洲?

王鹤立胆颤心惊,恨不得把张森直接弄死!

他不知道叶然身份,也不知道这些人是谁。

只是接到了顶头上司的电话,叮嘱他必须对这群人恭恭敬敬,不得有丝毫懈怠。

正当他战战兢兢时。

哗啦啦。

树叶碾碎,一辆辆挂着摆拍的吉普车从远方驶来!

仿佛洪水猛兽,直接冲入包围圈。

紧接着一名身着戎装,面色冷漠的中年人从车上走下。

身后还跟着一名名亲卫。

周......周团座?

这位怎么来这里了!难道......

嘶......

王鹤立倒吸一口凉气,正震撼时。

周团座一步步走到叶然面前。

扑通一声,单膝跪地,虎目含泪。

“殿主大人,属下,来晚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关于我们 免责申明 商务合作